栏目电话:028-86968616
QQ群:196369046
微博:@天府问计
查看: 16059|回复: 23

[微点评] [社会]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有必要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 20:5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月28日,北京大学教授、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李立明,复旦大学教授姜庆五,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医科大学校长沈洪兵等16位著名专家联名建议,将每年的1月23日设为“国家公共卫生日”。(2月29日《健康报》)

       相关评论:  https://comment.scol.com.cn/html/2020/02/011009_1730549.shtml
                          https://comment.scol.com.cn/html/2020/03/011009_1730586.shtml


       话题讨论:众所周知,用纪念日的方式来标示一个民族或全人类的重大事件,以唤起公众的意识和广泛持久的支持,这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因此,有网友认为,此次李立明、姜庆五、沈洪兵等16位著名专家联名建议,将每年的1月23日设为“国家公共卫生日”,这无疑是一个好建议。其理由是,通过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这一纪念方式,能让公共卫生理念融入社会文化,使健康生活方式和行为成为公众的自觉行动,从而让类似的新冠肺炎疫情远离人类,不再肆虐人类。但也有网友认为,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并不成熟,因而值得商榷。还有网友认为,现在纪念日居多,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没有必要。对此,你咋看呢?


         截止时间:3月4日

   参与方式 :

   1、每期话题都有截止日期,过了截止日期参与讨论,不再纳入评选范围。
        2、直接跟帖,字数在200字左右,杜绝辞藻堆砌,务必剔除套话、空话和口号。
        3、如您的观点单独成文,请在跟帖附上标题、链接、提炼出自己文章里的观点或建言。

        4、参与讨论不要泛泛而谈,聚焦在一个点上,微问计给出建言,微点评表明观点即可
  


发表于 2020-3-2 09: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良药叶子 于 2020-3-2 09:13 编辑

通过新冠肺炎风暴之后,痛定思痛,在历史的长河中,打上一个深刻的烙印--把每年的1月23日定为“公共卫生日”,目的是表示国家对公共卫生的重视,把公共卫生作为国家大事,警醒全国人民认真践行良好的公共卫生秩序,以良好的公共卫生秩序来规束人类,以期人类身心健康,确保国家发展有强大的生产力,就此来看,也好想有点必要。更重要的还是我们不要忘记,再好的愿望必须变为全国人民的自觉行动,必须付诸社会实践,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否则就是空中楼阁,流于形式的摆设,如果是这样,违背了初心,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不忘制定节日的初心,各个层面随时捡典,随时以节日作为一面镜子,把节日的初衷在我们平时的工作中用实际行动来充分诠释,让节日的价值最大化的实现。国家大事太多,没有节日就不那么重视,因为必须重视就都因此来一个节日,那天天都是节日了,我要说的是,实干兴邦,空谈误国。天天节日不如天天落实,常抓不懈,坚持下去才会有成效,这才是国家和人民最需要的!
发表于 2020-3-2 08:24: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uogongchen 于 2020-3-2 13:44 编辑

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有必要。我国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是现代中国公共卫生史上的一件重大事件,这场疫情暴露出现代医学长期存在的公共卫生短板,值得国民高度关注。一是强化宣传,提高卫生健康意识。有了节日,每年可以利用网络、会议、短信等多种渠道宣传卫生健康科普知识,持续唤起公众的意识和广泛持久的支持。二是正视问题,弥补短板。 总结这次抗击疫情经验教训,补齐公共卫生短板,方能预防类似的公共卫生事件,让人类有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
发表于 2020-3-2 08:3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nran 于 2020-3-2 09:43 编辑

    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这个值得商榷。应该说,这个提议,意在唤起公众的卫生意识,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非得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一途吗?答案是否定的。

    这样的纪念日,太应景了!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每有重大事件发生,就设立一个类似的国家纪念日,那么,我们的纪念日恐怕365天,每天都有!这样一想,感觉是那样地荒腔走板。须知,设立国家纪念日是一件严肃而审慎的事情,不能脑袋一热就决策的。
    其实,是不是要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应该交由公众来决定。通过广泛的网络投票、分区域领域座谈会等,汇集民意民智,让决策的过程变成群众广泛参与的过程,也就能够起到较好的教育引导效果。而设立与否的结果,就是水到渠成了。
   
发表于 2020-3-2 10: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疫情扩散,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告急,痛未定,理应冷静思考,并敲响警钟,故设立“公共卫生日”很有必要。
      面对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虽国家层面迅速启动了应急预案,整体防疫推进有序,但大多民众却还是显得惊惶失措,甚至不少人对此消极对待,不带口罩外出,不服务疫情防控指挥等,公共卫生意识严重不足。
      再次,面对疫情,平日里,不屑一顾的口罩等防护物质,一下了就变成了香鋍饽,出现了一“罩”难求的局面,在一定程度制约了疫情防控的有效推进。
       随着时代的发展,公共卫生事件的爆发,已成为了我们不容回避的事实,而这些公共卫生事件,往往又威胁着整个人类的健康与安全;因此‘防患未然,势在必行。
      观念与意识具有先导作用,要有效防范公共卫生事件,及时补上意识短板,教会人们沉重冷静应对,很有必要。而要增强公共卫生意识国,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 “不失为好办法;通过每年一次的定日宣传,定能逐步让”公共卫生意识“根植于人们头脑中。
       总之,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已经到时候了。
发表于 2020-3-2 10: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贾合祥 于 2020-3-2 11:12 编辑

   我认为是否将每年的1月23日设为“国家公共卫生日”,根本在于考虑这么几点:一是考虑病毒不分国界,是世界共同的敌人。现在疫情虽在武汉先爆发,但如钟南山院士所说,源头不一定在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也有类似的认识,源头尚未弄清,很多问题都没弄清,各国形势很严峻,单说时机问题,现在说设什么卫生日,真的为时过早。即使要设,也当考虑国际因素,听听世界卫生组织意见。
   二是考虑“污名化”,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一直强调这个问题,并帮中国正名,但西方反华势力从开始到现在污名化中国不断,不顾世界命名规则,坚持用“武汉肺炎”“中国肺炎”来污蔑造谣中国,一些国家民众因此对中国人公开歧视,按国际规则,病毒不许用国家名、地区名和人名命名,我们若因世界性病毒设立个卫生日,是不是容易让人联想、给反华势力留下口实,说新冠肺炎就是“中国肺炎”?如此,不就是适得其反?所以,设立这个卫生日会有很多异议,尽管你初衷是好的,但他人不会按你的初衷去理解。再说,世界上病毒很多,最大一次病毒让欧洲人口减半(也许不那么准确),据资料,美国几次疫情评价每次死人3.7人,这次流感死了1.4——1.6万人,但没见哪个国家因病毒问题而命名什么日子的,你也不能说哪个国家不重视防疫。有如设立卫生日,不如给那些牺牲的医护人员立个英雄碑。
   三是考虑我国有每年4月的“爱国卫生月”,世界有7月22日的“世界卫生日”,我们再设一个公共卫生日,没有太大意义。实际上我们国家从1949年就开始搞爱国卫生运动,内容也都是强化防疫、卫生意识,培养公民卫生习惯,这个比卫生月更有意义。一样内容的日子多了,就都不重要了。四月“爱国卫生月”各地能认真宣传好比什么都重要,今年已是第32个。
   最后,这次疫情我们应该记住什么?经验教训很多,人大常委会已经出台决定,加强野生动物保护,习近平总书记更从法制化建设发表重要讲话,提出很多要求,如何在法制下提高防控能力、应急能力才更重要。设置一个卫生日恐怕只能流于形式。
   


发表于 2020-3-2 11:0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公共卫生日”可以设立。
国家纪念日的设置数量本应严格控制,但专家们提出建立“国家公共卫生日”的建议我赞同。
设置国家纪念日的意义不外乎几个方面:一是本事件重大;二是纪念日的主题需要全力推进,扎根于民,形成社会文化;三是敦促各级政府每年采取创新举措推动纪念日主题的深化。
健康是人类的向往,越来越被人们看重。而公共卫生是促进全民健康、防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关键。就公共卫生的重要性、覆盖面、持久性来说都有必要设置“国家公共卫生日”。
值得商榷的是“国家公共卫生日”的时间,可否不一定是“武汉封城”之日,可否是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人确诊的时间或第一“吹哨人”吹响的时间。另外值得民众和政府警醒的是,不要只在“国家纪念日”那天“仪式感”一下,而是要将公共卫生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久久为功。
发表于 2020-3-2 12: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赞成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理由如下:第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已经到了最吃劲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和关注度应该更多的聚焦疫情防控工作。这个时候讨论是否设立纪念日,时机不成熟。
  第二、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需要我们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相对于设立纪念日,以上工作都很急迫,建议推迟讨论设立纪念日。
  第三、专家对新冠肺炎疫情研究还不够充分,社会公众对设立纪念日也有不同意见,这些都需要充分讨论,形成共识后才有可能确定是否用纪念日的方式来表达对该事件的关注和反思。因此,
建议推迟讨论设立纪念日。
发表于 2020-3-2 14:2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看法是,国家公共卫生日可以设立,但不是必须要设立。         通过设立可以增强仪式感,提醒各级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增强防疫卫生意识,学习防疫卫生知识,牢记疫情带来的危害,汲取相关教训,总结相关经验,作为一个平台和载体加强宣传和氛围营造,无疑是有好处的。        但是,咱们的希望不能建立在依赖一个纪念日设不设立上面,更不能搞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如果设立了,就得把相关活动抓实抓细,切实起到应有作用,不搞花架子。        如果不设立,咱们也不应因此就好了伤疤忘了痛,而且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建立完善各项制度,形成强大的研究防控机制,人人增强意识丰富知识,加强预防,依法治理,形成健康积极的卫生习惯,确保环境和自然的生态与和谐!
发表于 2020-3-2 16: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必要,公共卫生一度让人们忽略,一场新冠肺炎,唤醒了人们的公共卫生意识,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是让人们时刻不忘公共卫生,时刻重视公共卫生,补齐补好公共卫生短板和不足,加强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重视公共卫生人员的培训,改善从业人员待遇,建立健全科学的管理体系,让公共卫生跟上时代发展的需要,让公共卫生满足人民群众的健康需要,所以设立国家公共卫生日很有必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