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电话:028-86968616
QQ群:196369046
微博:@天府问计
楼主: 垄上稻花香

[微点评] [社会]“葬礼不准披麻戴孝”是管得太宽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19: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披麻戴孝虽然是民俗的一种形式,但是在当今这个环境和资源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从这个节约资源与时俱进的角度来讲,披麻戴孝,我们应该引导,就如同我们现在社会上对那种大操大办的奢靡之风要加以约束和引导一样的。

当然了,我们对这种行为的规范和约束,我们应该是宣教先行,应该是公职人员和社会贤达先行,循序渐进的,自上而下的,全社会共同参与的这样一个良性的社会管理行为。

当然对一些恶意的,影响比较恶劣的丧葬奢靡行为,我们有必要加以道德舆论的谴责和一些具体的社会福利的限制,这样,从堵与疏两个方面双管齐下,可以有效治理这个问题。
发表于 2019-10-10 20: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雷人公告”凸显村务管理“一刀切”顽疾
近日,山西襄汾县某村因一则葬礼不准披麻戴孝的“雷人公告”而引发热议。涉事村干部表示:公告的内容属于措辞不当。
从情理的角度说,尽管出发点是为了整治大操大办婚丧事的不良习俗,但是仍旧给人有一种不敬祖先、不近人情、不切实际的疏远感。作为村民自治组织的村委会竟然向村民提出:倘若有违规定,就不予办理贫困生、转学、上户口等。从法律角度看,这种做法显然也是不合法的。
其实,类似襄汾县这种搞村务管理“一刀切”现象绝非个案。前几年,就有媒体曝光:某地因“煤改电”工作,而严禁村民烧煤取暖、导致群众叫苦不迭的新闻。这也说明,一些干部在落实上级政策、实施村务管理过程中,的确存在囫囵吞枣、机械执行的现象,必须尽快加以解决。
笔者认为,在村务管理过程中,应当更加贴近人情、更加符合实际,坚决杜绝“一刀切”问题,唯有如此,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发表于 2019-10-10 21: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官得太宽,不但冲破了法律的界限,这种冰冷的制度更是会让人感觉到寒冷。虽然,这个移风易俗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却村存在矫枉过正的问题,我们应该看到移风易俗并不是彻底地改变,而是去其糟粕留其精华,自然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还需要缓缓图之,自然需要一步一步地去引导,这样才能够让优秀道德行为成为一个地方最大的财富。
   同时,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这样的规定显然就是一种“强盗方式”,采取一味的“禁”,看似能够解决问题,实际上只是对问题的一种压制,是把移风易俗的经念歪了,这样的管不但管得太宽,自然也管不好。
发表于 2019-10-11 07: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村级公约有道德教化村民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主要依靠村民自觉遵守,很难有强制手段。赤邓村公告受到舆论关注,很大程度是因为公告的用词不准确,用了很多强制性的语气。
      葬礼披麻戴孝,是一种传统风俗,很难有好和坏的区别。赤邓村出发点主要是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这个出发点是值得肯定的,也是村民委员会的基本职责。但公告的使用了很多强制性语言,引起部分群众不满,也是值得改进的地方。另外,使用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是很好的手段,值得肯定。但对于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这类说法不妥,应该得到纠正。因此,“禁止披麻戴孝”村规民约应该得到肯定,并不是管得太宽,而是村民委员会基本职责,但具体表述和用词应该更加准确。
发表于 2019-10-11 07: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村级公约有道德教化村民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主要依靠村民自觉遵守,很难有强制手段。赤邓村公告受到舆论关注,很大程度是因为公告的用词不准确,用了很多强制性的语气。
      村民委员会基本职责有引导村民健康理性生活方式。引导村民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是值得肯定的。“禁止披麻戴孝”村规民约也应该得到肯定,并不是管得太宽,而是,但具体表述和用词应该更加准确。
      葬礼披麻戴孝,是一种传统风俗,很难有好和坏的区别。赤邓村出发点主要是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这个出发点是值得肯定的,也是村民委员会的基本职责。但公告的使用了很多强制性语言,引起部分群众不满,也是值得改进的地方。另外,使用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是很好的手段,值得肯定。但对于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这类说法不妥,应该得到纠正。
发表于 2019-10-11 09: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将一纸村规凌驾于法律法规之上,又岂止是一句“管得宽”所能承受?移风易俗也好、反对铺张浪费也罢,面对葬礼上“披麻戴孝”而一禁了之,将千年的民俗用“行政职能”予以干预、约束,这样的做法只能显露出当事“村委”的无能和无知。移风易俗是好事、杜绝铺张浪费理应提倡,但正确的出发点应该在正确引导和合情合理合规中取得自觉的成效才对。如此用行政手段来严禁,用“不予办理”相要挟,既逾越法律法规,更割裂民情民意。要知道,错就是错,如果动不动就以“出发点是正确的”来为错误的行为“辩护”,最终伤害的必将是政府执政的公信力。

发表于 2019-10-11 13: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毫无疑问,山西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出台的公告其初衷应当值得肯定,尤其是在一些较为封闭的农村地区,村民红白喜事所造成的人力物力确实令人痛心。如果村民架子经济条件能跟得上大操大办,那倒另说,可现在问题是,这些大操大办红白喜事的村民,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阔绰,甚至有的村民宁可债台高筑,也要把红白喜事办得体面些。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禁止村民包括披麻戴孝在内的红白喜事大操大办实属好事一桩。
然而,我们做好事、办实事和解难事,还需讲究方式方法,千万不能有强制和压服的成分。就村民家中办丧事,亲人披麻戴孝来讲,这也是多少年的传统习俗,现在突然间要禁止,恐怕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再说,不要说这些长期生活在较为封闭的环境中村民对接受新生事物要慢几拍,就算现在一些城市很“前卫”的老人,突然让他们改变红白喜事一切从简,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笔者认为,“禁止披麻戴孝”要有缓冲期,千万不能超之过急。就像殡葬改革那样,我们之前不也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吗?开始广发宣传,党员干部带头,从墓葬到火葬,再到水葬、树葬等,逐步有了较大范围拓展。再说,每年清明祭祀拜祖,也在逐步删繁就简,如今一束鲜花、一封书信,网上祭祀等,这些生态文明祭祀拜祖也在方兴未艾。因此,在我看来,鼓励和倡导村民红白喜事要多下点绣花功,把道理讲清,把问题讲透,让村民自觉自愿摆脱沉重的经济负担。唯有这样,才不至于让村民怨声载道,更不会让管理和政策剑走偏锋,做了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发表于 2019-10-11 21: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维露 于 2019-10-11 22:07 编辑

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 现实生活中,诸如此类的“奇葩村规”比比皆是,作为相关管理部门定要根据当地具体情况来作相关决定,结合本村实际切忌一刀切矫枉过正。一个先人逝世,后辈披麻戴孝,这是对死者的一种尊重,这是在中国民间的一种风俗,“葬礼不准披麻戴孝” 这样任性的规定应当引起政府部门高度重视,限制婚丧喜宴切不可矫枉过正。
发表于 2019-10-11 21: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披麻戴孝,本是对逝者之敬重,乃传统习俗也,本无害于社会与他人,故明令禁止,实为不妥。
      该村运用“公告“之形式,向”大办丧事“说不,本无过错;而披麻戴帽孝并不等于”丧事“大操大办,也不等于收受礼金,铺张浪费。现实中,亲人去世,以必要形式,表达悼念之情,并无不妥,群众也并非感到”不舒服“;而是对张奢侈浪费、相互攀比与节节高的份子钱,让广大村民苦不堪言。
      因此,想通过”不准披麻戴孝“来达到移风易俗的目的,显然是没有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偏离了应有之方向,更背离了群众的痛点;再者,即使要移风易俗,也无需让权力直接介入,而当在深入宣传引导的基础,通过农村党员干部示范引领,逐步才能形成新的风尚。
     总之,要形成乡村好风气,不可操之过急。
发表于 2019-10-12 10: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  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一则公告,要求村民从10月1日起,不许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村民家庭办事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凡有以上情况,全体村民不准前去参加,否则,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等等。这些近乎“奇葩”的规定,一传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热议,普遍认为这个村“管的宽”,管了不该管的事;这些规定,有违表达哀思的民族传统,不合情、不合理、不得人心。对这些议论,笔者是赞同的,但因笔者的年龄和工作经历的关系,笔者认为,这个“公告”在当前的社会大背景下出台,还是以“村规民约”的形式出台的,在广大网友评议的外,还有几点更值得忧虑:
      一是内容的极端性,反映出了一些乡村干部“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不错,在当前社会上确实存在着婚丧事大操大办,封建迷信抬头的问题,一些人找借口“摆酒席”借机收礼敛财成风,这些不良风气人民群众、特别是农村的农民苦不堪言,需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但制止不良的、封建迷信的、错误的风气,不能把民族的、正常的传统的一并禁绝,这个村的这些规定,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些基层干部简单、粗暴、极端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倒脏水时把孩子一起倒掉了”。有些网友说这些村干部是“好心”办了错事,笔者认为,这个说法既对又不对,说对是指这些规定反对铺张浪费加重群众负担、反对封建迷信这是对的,说不对是指这些极端的规定,不准村民们“遇喜贺遇丧掉”的正常交往,缺乏人性温情,根本不是党的主张国家的规定,这些干部明知而为,说是“好心”实在有些勉强。
     二是滥用民意,表明村干部华而不实的作风。这些规定据村干部说是村上《村规民约》规定的,但《村规民约》的所有内容必须经村民讨论、多数人同意,形成决定才能颁布实施。如果这些规定是经村民讨论并经村民会议多数人同意的(哪怕内容规定的不太科学也没有关系,以后还可以修改)?那表明这个村的村民们思想觉悟简直太高了,问题是这个《村规民约》没有走法定的出台程序,实实在在的“滥用民意”,且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生活中太常见了,值得警惕。
     三是改变陋习是个长期过程,不能一蹴而就。这个村的规定中,有些是合理的,如制止过多、过大规模办生日宴、乔迁宴,借宴敛财;制止丧事中的封建迷信和陋习等,但这些改变起来有个过程,需要逐步来,应当先改群众易于接受的,不宜所有问题一刀切;更不宜与转学、上户挂钩,与国家法律法规相对立。基层干部中往往存在某一项工作要么放任不管,要么管起来了严格得超乎寻常,行不通最后又放任不管的现象,缺乏科学把握“度”的本领和循序渐进的工作方法,干部的培养教育更显得重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