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电话:028-86968616
QQ群:196369046
微博:@天府问计
查看: 4484|回复: 21

[微点评] [社会]彩礼过高能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2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河南省兰考县近期一则关于限制婚嫁彩礼超标的公告引发热议,针对文中称索要订婚彩礼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的言论,当地21日向记者回应称,系语句表述不准确,缺乏法治思维,将修改完善。今年5月,兰考县惠安街道办事处社会治理中心面向辖区居民颁布了一则红白喜事操办标准。在这份红底黑色的公告中,第一条醒目的显示,订婚彩礼不超过两万元,索要彩礼过多者,交由公安机关调查,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6月21日中新网)
    话题讨论:该公告中针对文中称索要订婚彩礼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的言论立即引起网友热议,有网友说,这有点骇人听闻,不符合法律。也有网友认为,“要彩礼过多以贩卖人口论处”有点道理。那么,订婚彩礼两万元您觉得高还是低?将彩礼过高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您怎么看?欢迎大家畅所欲言。


     截止时间:6月24日

  参与方式 :

  1、每期话题都有截止日期,过了截止日期参与讨论,不再纳入评选范围。
     2,直接跟帖,字数在200字左右,杜绝辞藻堆砌,务必剔除套话、空话和口号。
     3,如您的观点单独成文,请在跟帖附上标题、链接、提炼出自己文章里的观点或建言。

     4,参与讨论不要泛泛而谈,聚焦在一个点上,微问计给出建言,微点评表明观点即可。

发表于 2018-6-22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nran 于 2018-6-22 11:16 编辑

         将彩礼过高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严重不妥——这样的规定,缺乏法律依据,应当予以纠正。   

    众所周知,婚嫁彩礼起于中国古代婚礼程序之一,又称订亲财礼、聘礼、聘财等。中国自古以来婚姻的缔结,就有男方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向女方赠送聘金、聘礼的习俗,这种聘金、聘礼俗称“彩礼”。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一段时间,彩礼和与彩礼相关的订婚和婚约都受到了批判,曾一度被废止,但在民间始终顽强存在。时至今天,有的地方彩礼被赋予了太多的物质含义,甚至成为沉重的负担,失去了本意。比如,媒体报道的有些地区彩礼动辄十数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样的彩礼已经失去了本义,当止。
    婚嫁彩礼可以有——增加婚嫁的仪式感、严肃感,也符合社会习俗,但金额不能过高。笔者认为,以5000元-10000元为宜,既体现了彩礼的属性,又不是太大的经济负担。同时,一旦男女双方最后解除婚约,女方应当退还彩礼。

发表于 2018-6-22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uogongchen 于 2018-6-22 15:17 编辑

  无法律依据,不能将彩礼过高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一是于法无据,应当纠正。河南省兰考县限制婚嫁彩礼超标的公告即索要订婚彩礼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这则公告没有如何法律依据作支撑,与法律法规相违背,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超越法律法规。因此,不能将彩礼过高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应当及时予以纠正。二是订婚彩礼两万元偏高了。彩礼一般为结婚的时候男方给女方的钱或物,是一种传统民间习俗。时至今日,农村还普遍保留订婚的男方要给女方一定数量的彩礼习俗,视家庭条件而定,一般以2000-8000元为宜。如果女方不愿意与男方结婚,应当及时退还彩礼。
发表于 2018-6-22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天放 于 2018-6-22 18:41 编辑

彩礼过高能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否则,上级机关就不会急忙叫停了。这是基层一些组织法律意识淡薄,拍脑袋定下的“土政策”。然而,即使初衷再好,也不能违背法律原则;法律是制定一切政策的基础,离开了法律,任何政策的制定,拿哪怕打着官方的旗号,也肯定不成立。那些认为彩礼过高就该以贩卖人口论处的网友,显然缺乏法律意识,这也是法律普及程度不够造成的。

结婚要彩礼是我国很多地方的一个“民俗”,虽然这一风俗不值得提倡,但如果不过分,而且是以结婚为目的,也就不好干涉。试想,如今不要彩礼的地方,肯定不会占多数,因此,要彩礼只要不过分,就不能与贩卖人口相提并论。况且,法律也没有规定要彩礼就是贩卖人口,所以,要彩礼过,哪怕多,以贩卖人口论处,就是无稽之谈。

本话题问:订婚彩礼两万元您觉得高还是低?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是偏远且贫困地区,显得有些多,但在绝大多数地方,这个数额其实一点都不多甚至很少。事实上,多数娘家要彩礼,一般都是把彩礼钱用于女儿出嫁的嫁妆上,如给女儿女婿购买陪送的家电或其他物品等。在河南兰考地区,如果不是偏远农村,这个数额不多。看看我们身边,即便是那些贫困地区,哪个地方的彩礼少于两万元了?
发表于 2018-6-22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心难办好事,兰考县惠安街道办事处颁布的红白喜事操办标准,就是这样的例子。可能当地存在索要订婚彩礼,影响部分家庭的生活,街道办事处就出于好心颁布红白喜事操办标准。但公告中的措辞有待商榷,引起网友热议和群众的议论。首先,公告中的措辞过于严重,反而不利于调节社会矛盾。彩礼的标准应该有相关家庭在合法合规中去博弈,商量,发布类似标准既缺乏权威性,也没有实质的可操作性。其次,出于对社会存在的矛盾的关注,街道办可以引导社会公众进行讨论,开展相关订婚彩礼的调查,引导社区居民自我约束,形成乡村公约。而不是街道办越俎代庖发布公告,且公告措辞不严谨,影响了街道办的公信力。最后,还是要肯定街道办出发点是对的,但履职尽责的能力还有待提高。还需要虚心学习,逐步提高为群众服务的能力。
发表于 2018-6-22 11: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政规定“婚姻彩礼上限2万元,超标以诈骗入罪,由公安侦办”。这是明目彰胆的以权践踏法津的乱作为。罪与非罪的认定,必须由有小宪法之称的《刑法》律条严格比对,婚姻彩礼超某标准,刑法对诈骗罪认定要件是否支持这个“发明”不说,明显是公权私设律条侵害公民权利。再说行政权利也无权无视全国人大立法权的尊严与权威,私下就给刑法塞进去个人货品,这岂不是公开挑战法治精神嗎?反对铺张浪费,提倡新事新办是开创文明新风的必需,可是,抛弃耐心思想教育,缺乏榜样示范引领,而只图私设律令且严法苛刑实施,本身就是对社会文明治理理念相悖的。
发表于 2018-6-22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倡导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文明风俗,本来无可厚非。可把索要彩礼“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这就不是小问题了。婚丧嫁娶索要彩礼,原本就是道德层面上的事,如果硬要把彩礼标准拿到法律上说事,且还要对其上纲上线,那就有过之无不及了。
我们都知道,结婚索要彩礼,既是婚俗习惯,又是一个你情我愿的事。即便期间有讨价还价,但,最终达成契约的还是双方自觉自愿。所以,这里也不存在违法犯罪的事实。
俗话说:法无禁止即可为。事实上,就彩礼标准本身来说,一是男女结婚讲究脸面;二是彩礼标准也在衡量男方家庭经济实力。但是,如果把婚礼标准放到台面上讲,我倒觉得,家境好可多给;家境差可少给。只要彼此都能通情达理,善解人意,这彩礼标准多与少也绝对不是问题。何必让相关部门劳神费力来干预,甚至还把彩礼推到了法律层面,上纲上线。
由此,笔者认为,当彩礼与法“撞脸”时,可不是小问题。我们说,良好的村规民约在于积极倡导和引导,对村民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问题说清,把道理讲透,特别是对那些顽固不化者,我们更要有耐心,把文明宣传引导工作做细做到位,使他们真正“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把文明新风落到具体行动上。
可令人遗憾的是,兰考县惠安街道办事处这份彩礼标准规定,看得让人直扎眼。不论怎么说,你也算一级政府机构和部门,说话办事怎能如此草率行事。而且还用白纸黑字写在规定里,你究竟是把庄严神圣的法律当儿戏,还是故意在那里扛大旗作虎皮,虚张声势糊弄人。
不过,在笔者看来,当彩礼与法“撞脸”时,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些动辄就拿法说事,或是拿法做挡箭牌的部门和人员拎出来,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来路?如果这些部门和人员真不能胜任工作,那就赶紧请其走人,以免在岗位上起反作用;如果要是故弄玄虚,有意在那里混淆视听,那么就应当给予严格处理。唯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护一级政府和部门的良好形象,党群关系,干群关系也会更融洽。
发表于 2018-6-22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男婚女嫁过程中,收取彩礼,妨害婚姻自由,让有情人难成眷属,固然不对,也不宜上升到法律层面。
        收彩礼属民间传统文化习俗,流传至今,并非丝毫没有合理性,在传统文化中,养儿防老,女儿无需承担为年迈父母养老责任;而在独生子女背景下,女儿出嫁,养老就失去了依靠,收取彩礼,弥补养老金不足,也在情理之中,可以理解。
       要有效治理“过高彩礼”怪象,还需政府加大投入力度,将农村老人养老问题,切实承担起来;同时,加大宣传力度,引导广大农民,移风易俗,自觉不收彩礼,逐步形成良好社会新风尚;作为男方,也需更新观念,心怀感恩,自觉将女方父母养老责任,切实承担起来,维护社会和谐。
       收取礼金,纵有千错万错,也不应将其列入违法犯罪之列,按“拐卖人口罪论处”确属不当,缺乏法律依据,理当叫停。
发表于 2018-6-22 15: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兰考县惠安街道办事处社会治理中心面向辖区居民颁布了一则红白喜事操办标准。在这份红底黑色的公告中,第一条醒目的显示,订婚彩礼不超过两万元,索要彩礼过多者,交由公安机关调查,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这样的公告实为不妥,没有法律依据,街道办应及时纠正并处理。如何个人或单位的强权和霸权思想对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都会引起矛盾。民间的彩礼习俗就是陋习,确实给许多家庭和个人带来不小的压力,有的女方狮子大张口,让男方为了彩礼钱而负债累累,生活负担加重。本人觉得,送彩礼钱只是一种形式,数目不应该太大,一万或八千随意。过分的要求大数目彩礼,女方会被男方人瞧不起的,将来嫁过去也会招白眼,因为男方认为是买来的媳妇。街道办出发点是好的,但不能将彩礼过高与贩卖人口或诈骗相提并论,应以提倡新事新办,勤俭节约的方式进行宣传。
发表于 2018-6-22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彩礼属于民风民俗行为,这个应该加强道德引导,尽量不要攀比,变相成为卖女儿的行为。当然,如果把彩礼行为作为法律事件来规范,显然是政府的手伸得过长,该管的不好好管,不该管的却乱管了。我们想一想,彩礼,是名正言顺的传统,自有其固有的社会学价值所在。人家又不是强行索取,主观上不是卖女儿,只不过是漫天要价,道德低俗,值得批评,舆论宣传上应该多着力,而不是作为主客观邪恶的犯罪行为打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