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电话:028-86968616
QQ群:196369046
微博:@天府问计
楼主: 形而上

[微问计] [民生]关于春运,你有怎样的记忆和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7 13: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春运,这个话题令人关注,也有切身体会。
首先是,过去春运的工具相对单一。以绿皮火车为主打(春运期间适当增加临时列车),航空和高速公路少的可怜。
其次是,购票方式的单一。基本靠提前到售票处熬夜排班,才有把握买上想要乘坐的车次。
第三是,途中耗费时间长。特别快车和直达快车少,往往限制只售某地以远。中短途旅客只有购买普快列车和普客列车(人们习惯称之为慢车)。除了列车行驶时速一般仅仅在60公里左右,而且普快停站数量多,普客更是站站停。
第四是,旅途如受罪。上车靠挤,否则可能上不了车,或者行李没地放,甚至人都没有立足之地。大部分人没有坐位,拥挤不堪,无法自由行动,甚至无法上厕所。经历春运的人们真感受到了慢和难,同时,一提起春运,基本是怨声载道。
今非昔比,以前的受罪,慢慢变成旅途享受。尤其是随着航空客运、高速公路,高铁……等现代化交通的高速发展……,让春运变得不再难,不再慢,不再为人所怨了。
发表于 2018-2-7 13: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中的春运有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第一个字是“挤”,春节被称为“人口大迁徙”,人数众多可想而知,尤其是春节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更是让空间更狭小了。第二个字是“酸”,在火车上就餐就是一个“酸”,除了方便面就是火车上的配餐,在火车上时间待得久的人,吃这个伙食都觉得不如意。第三个字是“难”,春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难的就是购票了,在车站排长长的队有可能还买不到票,而现在网购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发表于 2018-2-7 13: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回老家过年的路程虽说只有几十里,但是,路程不仅是极其难走,而且通往老家的车辆也是稀少。那时候,人们为了赶在春节前赶回家过年,每趟大篷车上是人挤人,包裹行李,全都用一个大网袋套在车顶上。如果哪天车子没赶上,只好在附近旅馆歇一晚,次日再排队买票挤车往老家赶。那时候的春运真叫难为人,甭说小孩挤得哭爹喊娘,就连成人都在骂爹骂娘,弄不好乘客之间发生矛盾纠葛,和肢体冲突。如今,城市乡村基本都实现了村村通,春运回家之路也不那么艰辛了。不论你是开自家车,还是坐动车和高铁,样样都很方便了。原先车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路,现在只需几十分钟就到家。从身边春运的小变化,我们不难看出国家发展变化的如此之大,实在是国之幸、民之幸啊!
发表于 2018-2-7 14: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运伴随着的是亲人的团聚和新春的欢乐,无论旅途有多艰辛,路程有多么遥远,团圆的那一刻我深感幸福。如今的春运已成为我国最受重视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交通工程,随着时间的推移,运输水平不断提高、服务质量持续提升、票务系统升级,都让我体会到到真实的安全感,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支撑起来的幸福生活。
发表于 2018-2-7 14: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春节前夕,我从山西侯马站坐普快到成都,人多不说,而且全部都是农民工兄弟。一路上,没有座位,连立足的地方都只能在巷道和厕所边。我和几个农民工兄弟一起坐在厕所旁边的空地处,摇摇晃晃,睡睡醒醒,吃饭的时候就点一桶泡面,就着半开不开的水泡着吃。到了成都,因为没有睡好,精神颓废;长久坐地上,全身上下邋里邋遢,就连脸也跟花猫一样。亲眼目睹农民工兄弟用乌黑的手指吃饭,却骤然感觉那乌黑的手指是最美的、最朴实的、最自然的。
这是我至今都感觉印象深刻的春运,也是我最难忘的春运。此后,因为春节前后不再出远门,再也没有这般境遇。
发表于 2018-2-7 14: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春运的感觉
     一是火车票难买。原来在火车站售票窗口排队买票,常常是排一个通宵买不到票。近几年网络发达了,在网上买票已成常事,仅依然在网上很少抢到火车票。有些网战公开宣传,只要加钱就可以插队买票,常常是多加了钱,还是买不到票。实无法时,只好找黄牛去买票。
    二是车站和火车上的人太多太挤,在上火车前和坐火车的期间,基本不敢大吃大喝,怕上厕所麻烦,更怕自己去一趟厕所后,行李会遗失。
    三是开心。终于可回家乡看看,慰藉一下思乡之情。最重要是看看年迈的父亲,让他开心。看看亲友,感受一下团聚的喜悦。
    虽然在春运期间坐火车有些麻烦,但比起过去,坐火车时孩子需要从窗户口递进火车内,才能上到车的情况相比,现在坐火车的条件还是好了很多。
发表于 2018-2-7 16:3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春运,我回家看望父母的那个经历,虽然过了二十多年,但是现在任记忆犹新。那个时候,县城到乡镇只有一趟客车,只要你错过了发车时间,就没有办法了。我的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条六十年代修建的碎石泥巴路成了我们那里的唯一交通要道。九二年春节,我回家看望父母,半夜起来去市里赶车,好不容易到了老家县城,可是没有车票了,车站售票员告诉我,只有想办法快一点到县城外的一个招呼站那里去等车,原因是路上有人下车,或是那个地方没人管,随便挤,只要能爬上车就行。我和几个同乡就叫了辆拖拉机,风风火火的快速赶去那个招呼站。没有多久客车来了,我们使劲的招呼,可是司机摆了摆手,探出头说,干不起,人太多挤不上了。我们眼巴巴的看着车子从我们面前开走。这是唯一的一趟车,我们没有办法,只有步行回家了。那个时候,没有电话,没有出租车也无法联系谁,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开始大家有说有笑,脚下生风。后来,慢慢的没有劲了,饭没有吃,水没有喝,唯一就把给妈妈买的东西弄来充饥。从中午开始走,到家时已经晚上12点多了,脚板打个大血泡那个痛啊,抱着妈妈就哭了,妈妈抱住我,安慰我,我哭着哭着就笑了。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随着国家的富强,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现在到处都通了水泥路,高速路,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小车,随时随地都可以回家看望父母。这几十年,我们见证了家乡发生的变化,真心感谢党的政策好啊。
发表于 2018-2-7 16:5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运”是伴随劳务输出的兴起而走上春节话题的,偌大一个进城务工的农民弟兄集中时段出城返乡和离家返城务工。县巴河桥头交通咽喉处树起“欢迎务工乡亲回家过年!”、“打造务工强县品牌!”等标语宣传牌坊。那时只有邻近的达州才有火车站,所以附近几个县的务工人员就在那么转乘汽車回县乡,开年又那么买火车票奔赴工厂、工地。达州站起初设有设计吞吐如此庞大的乘客队伍,自然格外“难求一票”了。长长的购票队伍里有男女老少,有拖着拖箱又顶盖行李袋的,也有背着小孩的年轻母亲……拥挤、加楔子是常态;警察和老年红袖章如嘶声竭力呵斥故意推搡队伍的人,不时用橡皮棍敲打其头部……这种风景线被后来的警车开道,十里摩托长龙渲染:中国交通压力之大,令人倍感瓶颈之有形!不知不觉中快客列车进县城了,动车早己不是新奇的名词,黑化公路网格履盖了大部份乡村、私家车挤满了乡村道……。早先的“春运图”成了记忆。
发表于 2018-2-7 17: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运最难忘的是转车。我从资阳出发,到成都转车到县城,再从县城转车到家。大年三十的下午,我们一家三口赶到县城已经是下午了,车站里还是人潮攒动,买票很困难。车站旁边有“野租儿”,和车主讨价还价后,果断上车,在春节晚会前赶到了家,和父母、姊妹一起团结,吃饭。这个感触最深,后来就决定要自己买车,不想在春运期间转车了。现在交通方便快捷,西成高铁开通后,回家的时间大幅缩短了,在买到票的情况下,又倾向不开车了。短短几年时间,国家高铁的开通,给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回家的路更方便了。
发表于 2018-2-7 18: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春节回家路,年年回家次次苦,只为见见妻儿或老父母,酸甜苦辣只有游子最清楚。作为离乡40多年的我,说起春运太有感触:先说归家路之“挤”,80年代中第一次携妻儿回家,从我工作地乘刚开行一两天的太原至成都的火车,虽没有买上卧铺但上车后人并不多,几乎所有2人、3人坐席只有一个旅客,当夜妻儿躺在坐席过了一夜,但到成都后转车,坐成都到重庆的特快没有买到坐票,上车后几无立脚之地,又是晚上,还得把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孩子抱在手上,站着抱着孩子10个小时站到重庆,那种难受只有体会过的才知道;再说耗时之长,我工作地陕西渭南至老家直线距离700KM,但回一趟家正常得3天2夜;还有就是购票之“难”,每当计划回家,先得托朋友、熟人再托人买票,不说卧铺,就连硬座就算好的,有时无座票还买不到,所以我们养成的习惯是先买票后请假,因为请了假买不到火车票也回不了家。到后来,改变回家时间,平时回家,春节期间就不回家了。
      近10年,公共交通随着西康铁路通车,渭南到广安,坐上火车8—10小时就可到达,去年底随着西成客专通车,如果做动车从渭南到离老家比较近的南充或者武胜下车,4.个多小时就到了,写此文前,我用手机查询了一下春运高峰期11-_14日到广安或南充火车票的情况,发现除动车这几天无票外,普铁还能买到卧铺票。我回家之路的显著变化,彰显了国家的发展,时代的进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