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电话:028-86968616
QQ群:196369046
微博:@天府问计
楼主: 飞冰

[版块征文] 《改革·印记》征文活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7 20: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去探望外公的那条路
刘颂寒
我是一名铁路工作者,也是一名九零后。儿时,我和父母住在湖南邵阳,而外公住在湖南娄底。相对于现在来说,两地之间的距离并不算遥远。但是,对于我小时候来说,两地之间的距离,需要乘坐的火车,却近乎一场战役。
还记得,小时候,为了买一张火车票,家里人都需要排着长队,在人山人海中购买到一张开往娄底探望外公的火车票。那时候的火车,都是绿皮的内燃机车,车厢里昏暗,没有空调的火车,只有几个电风扇,还时常罢工。家里买到的火车票,没有一次是有座位的。为了能够挤上火车,抢到一两个座位。父亲总是把我从车窗外推到火车里,为的就是能够抢先一步挤进火车。那时候,火车上能够有一两个能够完全可以站立的位置,就是一件比较幸福的事情。火车里,往往都是被挤的动一动,都是一种奢望。尤其是在夏天,火车里面闷热难受,汗流浃背的人群,让火车里面充满一股难闻的气味。
火车的条件可以说是艰苦,但让人更难以忍受的事情是,邵阳通往娄底的这条火车线,不但限制速度,更是一条单行道。所以,邵阳去往娄底的火车,基本没有一次准点过。晚点两三个小时是常事,而动辄晚点六七个小时,也绝对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火车停在路中间一动不动,不知道何时能够到达目的,这对于车上的我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那个时候,去娄底看望一次外公,对我来说,绝对需要做好很大的心理准备。
那个时候,车厢的卫生脏乱差,但每个人出行却又不得不依靠火车。好几次,一整天的时间,都耽误在了路上。那时候,还在开玩笑地说道,这火车什么时候才能淘汰掉,什么时候才能摆脱从车窗进火车的命运。
而现在,作为一名一线铁路工作者,我乘坐火车的时间变得更多了。这些年里,中国火车的变化,也给了我深深的触动。那个曾经时常晚点,车厢里充满异味,上车难的绿皮火车,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我们也从曾经的内燃机车,走到了电力机车,再到后来的动车组和高铁。现在,国家自主研发的复兴号也已经开始在部分线路上运行,它将会逐步取代和谐号动车组。曾经,去外公家的那条道路,需要七八个小时,有时候,甚至需要十多个小时。而如今,只需要短短的三十分钟,高铁就能够将我们送达目的地。
当初,在火车上大气都不敢喘。而如今,可以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吹着空调,听几首歌就能到达想要去的地方,这便是我们国家发展的最直白体现。铁路的飞速发展,其实也离不开那些背后节假日里,也始终坚持工作的铁路工作者。
发表于 2017-10-9 17: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风雨雨看职教
职业教育在风雨兼程中艰难走来,一路上有太多的艰难和辛酸,也有成功的喜悦和收获,回想历程,感慨万千。
1982年实施教育改革以来,部分办学条件较差的普通高中改制为中等职业教育学校,从此中等职业教育成为一个新鲜时代产物,孤独地、饱受社会诟病的在风雨飘摇中前行。 旧校区1.JPG 旧5.JPG 偏安一方的校园,泥泞的校园操场,石条堆砌的乒乓运动台,会不会让你铭记儿时旧梦。曾经因为和同学校争抢一副乒乓台争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于要老师出面调解,才能和平相处,握手言欢。现在回想起来不只是汗颜。
旧2.JPG               
这是曾经住宿过的学校公寓,难得少有的水泥路成为学校一道亮丽的风景。树荫下,我们亲切交谈,也曾拿着书轻声诵读,希望把未来点燃。
在这样的环境下,尽管作为职业学校,要想有真正的实习实训场地,那只能是一种梦想,更多的实习操作也只是在书本上完成的,严重匮乏的师资,更是教育教学的瓶颈,很多老师直接从普通教学中转岗,放下语数外就直接教学机械制图等等专业课程,毫不掩饰的说,很多自己都没太搞明白的,看看书就直接教育学生,可以想像,这种无可奈何的情形是何等的尴尬。
psb.jpg
长期的实践发展进程中,教育主管部门认识到了职业教育在实践动手操作中的短板,强力实施了三年职教攻坚计划,如今学校旧貌换新颜。标准的足球运动场,宽阔的校舍,如诗如画的生活环境,让师生们找到自信,在职业教育中重拾自我,也在职业教育中找到新的用武之地。全新的实习实训设备,有效地把学生的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实现学校与企业的无缝对接。真正实现了职业教育的终极目标。
psb2.jpg psb1.jpg
忆过去,职教历尽艰辛,看现在,职教朝气蓬勃。在新的发展时代,更应该充分发挥职教的功能,为社会,为地域经济服务。

发表于 2017-10-10 00: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平凡80后在“路”上
                                                               龚肃川



    1988年,我出生在达州万源龚家坝村。万源,革命老区、偏远山区、落后地区。又称“秦川锁钥”,作为川陕革命根据地重要组成部分,徐向前元帅及革命先辈们在这里打赢了著名的 “万源保卫战”。小时候家在山上,回家的路,要翻过两座山,到达第三座山的山腰,跨过欢快的溪流、走过富饶梯田、穿过静穆的森林。记忆里,每次走在有一片松林,就特别高兴,因为终于要走完回家的路了—家就在松林尽头。我的脸上,至今都有两道明显的伤疤,那是小时候爷爷带我去邻村打预防针的路上,我坐在爷爷脖子上,穿过松林时,被悬空的刺藤划过。记忆里,那片静穆松林最热闹的画面记忆犹新,聚集了很多人,热闹非凡,时不时传来洪亮“嘿呦嘿呦”的齐声—那是我们立电线杆、拉电线的时候。那时的路,是最初的路,也是记忆深处刻骨铭心的“路”。
    1994年,爸爸还在甘肃当兵,妈妈、我、弟弟在外公家住,就在隔壁邻村—汪家营。那时,家在离公路不远的山腰。上学的路,先要下山,穿过泥泞的土公路,走过一个大概150米、2米宽,由钢绳、木柴搭成的简易索桥,再沿着河边悬崖石壁中开凿的小路,最后穿过一大片农田。每天,下山上山要重复2次,天不亮就出发,中午回家立马吃饭、立马又走,好像天暗了才回家。那时的路,有一点“披星戴月”的感觉,是一条少年不知愁滋味的“路”。
1996年,上学路上,路过那条悬崖石壁开凿的小路,那条小路大概200米长、半米宽,一次只能一个人通过。由于打闹嬉戏,我掉进了10米下一个叫黑龙潭的激流中,记忆里在水里非常清澈,这一秒看见鱼、下一秒看到石壁路上的络绎不绝的人流,不停重复。好在河对岸恩人的快速救援,湍急水流也把我从深谭冲到了宽阔浅滩。那天,是妈妈背着我上山回家的,记忆里除了河水味道,还有妈妈的汗水味道。没过几天,我和弟弟就转到了县城读书。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一直在万源。上学放学的路,沧海桑田到沸腾街道,灰旧砖房到白色小楼,泥泞土路到水泥公路,嘈杂集市到整齐商铺,是一条岁月更替、时光荏苒的“路”。
    2007年,我考上大学。那时湘渝复线未开通,万源火车站在学生返校、寒暑假、春运等高峰期,几乎买不到坐票。每次上学,晚上9点扛着臃肿的行李,在人山人海中挤上火车,在上厕所都难的狭小空间,站立8个小时,第二天早上5点到成都。上学的路,时刻不疲惫不堪,时刻不自我鞭策。
    2011年,大学毕业,我考上了万源的公务员,在八台乡政府工作。八台乡是“川东峨眉”—八台山所在地。八台山,是万源市乃至川东地区的第一高峰所在地。达陕高速公路竣工后,加之县级公路建设,上班要乘车1个小时。上班的路,也是努力拼搏的“路”。
    2014年,我通过基层公务员遴选至今,一直工作生活在达州,也在这儿组建了家庭。上班下班的路,步行10分钟左右。老家搬到了山脚,高速公路、柏油县级公路、水泥村道路,回老家2个多小时也就到了。村小学从搬到了公路边大楼里。去成都,2个半小时。现在的路,是便捷的路,也是平凡奉献、努力做有用之人的“路”。
    这就是作为一个平凡80后,我至今走过的“路”,其实也是一个国家发展的“路”。因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泛着星光的“改革•印记”,都在努力构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璀璨星空!星空中渺小的我,正努力走在历史长河的路上,同所有人一道,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汇聚起中国事业蓬勃发展之力!
发表于 2017-10-10 21: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丁乔 于 2017-10-10 21:56 编辑


我愿一切因我们而越来越光辉
作者:李丁乔


    今年8月份,我终于完成了一件长久以来一直十分渴望的事情:拜访我的幼儿园老师—李树春。
    儿时的某些经历在我记忆中尤为深刻,其中一幕就是在幼儿园。小时候家贫,感觉总是食不果腹、衣不暖体,冬天一来,身上只穿着一两件比较单薄的衣裳。父亲将我送到幼儿园后,一番刺骨的寒冷仿佛就要穿透骨头,李老师每每看到我冷得直打寒噤,就会把老师们用的火炉提出来给我烤。如此一年又一年,李老师给我留下了难以忘却的恩情。
    如今长大成家了,幼儿园的那段经历却历历在目。刚开始萌发找恩师的念头时,其实,我连李老师的全名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姓李。不过,要找也方便。毕竟现如今我在县机关单位工作,四处托人帮忙打听也不是难事,几经周转,终于找到李老师的电话,欣喜若狂地同李老师说起了幼儿园时候的事情。但还没等我闲下来去拜访他老人家,他便托人带了封信给我。信中有回忆,有告诫,也有勉励,看得我热泪盈眶。在此摘录两句:
    话说回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的童年虽然艰苦,但你家穷志不穷,你有自信,学习努力上进,从小学到中学、大学,最终找到工作,成家立业。



幼儿园李树春老师的来信

幼儿园李树春老师的来信
幼儿园李树春老师的来信


    身为八零后,在很多长辈的眼中都是典型的“啃老族”。但我个人觉得,八零后也有八零后专属的苦恼。虽然我们这代人绝大部分的生活相比老一辈,显得养尊处优,但是从读书到就业,再到成家,也出现了不少新的问题,比如升学压力大,就业竞争大,买房给不起首付款,结婚还得看爱人父母的“择偶标准”。现实问题不容忽视,但是相比父辈而言,要说“幸福百倍”一点也不夸张。
    面对自己的贫困出生,从读书开始,就想着能够经济独立,实现自己养活自己。甚至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想着不求将来找个什么样的好工作,就是能够去餐厅洗碗、扫地、端盘子,也算是真正独立了,光是憧憬,就够美的了。那时候,没有任何奢望,对比同龄人来,也没有自卑家境不济,更没有打算放弃读书。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因为家里一场始料未及的变故,我的学费从此由村里来支付。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鼓励发展集体经济,我们村在老支书孙安全的带领下也办了几家砖厂,还有碱厂,成立了一个集团,还修建了集团的办公大楼。村上的老百姓从此不用缴农业税,由村上统一缴纳。那时我们村远近闻名,引来不少羡慕。不过后来,因为集团没有转型,粗放型的经济发展方式被时代淘汰,剩余的部分企业改成私有制。大约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孙爷爷已经不再担任村支书,企业也完成了从集体到私有的全面改制,而那时,国家已经作出一项历史性的重大决策,就是取消农业税。即便孙爷爷不再担任村支书,但也依然支助我念完高中。每年农历新年前夕,还给我鞭炮钱,并带我去购置一套专门新年穿的新衣服。
    高中时候开始爱上看“闲书”,也比较沉迷于写作,对学业造成了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高考成绩并不理想,稳妥地填报了一所民办专科学校,更为担忧的是,家里没有学费。在选择是上学,还是就业时,亲戚们都建议我去就业。我也曾大老远地跑到一家开油厂的远方亲戚家借钱,无果而返。但我还是没有放弃,于是拿着家里仅剩的两千元去复读,准备考个好点的本科大学,然后通过贷款、支助等方式完成大学学业。在复读的日子里,收到补录通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家宣称能贷款、有助学金、可以勤工俭学的公办专科学校。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背着书包,书包里只放了一张录取通知书,早晨六点钟出发,来到四川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说到这里,必须要感谢当时帮助我的辅导员万明冲老师。到学校后他接到我,我也直截了当地说家里没钱,他立马拿来一张欠费申请单让我填,然后他签字,再去找系主任签字,最后找院领导签字,一路就像绿灯一样畅通无阻。最后在缴费处,老师主动提出,让我只给床铺费,其它所有费用都欠着。如此,我便顺利地报了名,当天躺在寝室的那一刻,心理别提有多欢喜。开学一个月以内,学校不仅给我提供了勤工俭学岗位,还提供了贫困助学金,靠这些费用,维持学习期间的生活开支完全绰绰有余。在大学,结实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朋友,如今变成了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也竞选担任了学校学生宣传部的副部长。三年时间,学校没有催过我一次学费,在我们这个时代,“身无分文也能读书”并非天方夜谭。毕业后,学校团委赠送一个相册,背面是李华老师的殷切寄语:
    你是花季的蓓蕾,你是展翅的雄鹰。明天是你们的世界,一切因你们而光辉。


大学李华老师的寄语

大学李华老师的寄语
大学李华老师的寄语
    毕业后找工作也比较顺利,实习期在一家集团分公司做原材料采购,后来参加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服务基层,再后来就是考上公务员回家乡工作。曾经,有人跟我说,考公务员其实并非我们一般人想的那样,这里面也需要深厚广泛坚实的人际关系,没有“三爷”考了也是白考。实际上,这种认知在现如今,已经是不争的偏见。国家和地方年年招考,公考大军年年如过江之鲤,我觉得,公考是最不看门楣次第的行业之一。机关工作,“一天一杯茶一张报纸”的悠然已经一去不返,特别是年轻人,不但要承担巨大的工作量,还要经常加班,我的心态就是:不求升官、但求无愧,珍惜工作、珍惜家人、珍惜生活。
    李树春老师在给我信中写道:
    你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一定要珍惜它,脚踏实地工作,堂堂正正做人,跟党走、听党话。
    虽然已经踩在青春的尾巴上,但是我还是觉得“明天是你们的世界”,我也始终相信“一切因你们而光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更何况“廉颇未老,尚能饭也”。200年5月12日,在都江堰读书期间亲身经历汶川大地震,亲眼目睹灾难给人的痛苦,在看到群众齐聚天府广场高喊“中国加油!四川雄起!”时,哭得泣不成声。灾难教人团结,困难教人坚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始终在砥砺中奋进,在奋进中前行,我由衷地认为:美好的明天是我们大家的,一切因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而越来越光辉。

发表于 2017-10-11 11: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合肥:朱永华 发表于 2017-9-30 08:40
我爱北京天安门
作者:朱永华
每一个走过天安门的人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但他们与天安门共同拥有的那个故事 ...

照片咋不显示了呢?
发表于 2017-10-16 22: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改革·印记】我与那台老式中文打字机结下的那情那缘

                                                            文/李琼会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高中毕业后就到了天全县昂州煤矿工作。当时工作很简单,作为企业办公室工作人员,我每天坐在一台老式中文打字机前工作,与那台老式中文打字机结下一段恋恋不舍情缘。那时的打字机都是全机械的。对于现在人来说,也许很少有人认识这种打字机。在那个年代,这种中文打字机可是各级党政机关和工矿企业下发与上报文件的重要工具之一。

  那个年代,我常到城里出差,看到的也都是这种打字机。 打字机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滚筒、铅字盘、机头。

  第一部份,滚筒。打字机上方的滚筒是用来卷放蜡纸的。蓝色的打字机专用蜡纸是由棉纺纸覆上一层石蜡制成的,下面垫着一张带有坐标细格的纸,打字前要将蜡纸先安放在滚筒上,基本就是现在的A4纸大小。滚筒上有两个卡条,先将蜡纸上端压在一个卡条下,然后一手卷动滚筒,一手轻轻按压在蜡纸上,顺势旋转滚筒,快到一圈时,打字机就会响起一声悦耳的铜铃声,这表示蜡纸已被全部卷到了滚筒上。另一个卡条正好位于蜡纸的底部,将蜡纸的底部用卡条压住,蜡纸就安装好了。

  第二部份,铅字盘。铅字盘是一个长方型的金属盘,高约二厘米,平放在打字机的机架上,里面由一个个小方格组成,格子下方不是封闭的,而是在每个格子两边都有小金属条,起到托住铅字的作用。铅字盘下方装有轨道滑轮,前面有一个手柄,打字员可以用左手拉动铅字盘左右滑动。那时的中文打字机使用的是铅合金字,每个字都是倒置并反写的,因为只有这样,当打字锤取出铅字打在滚筒上的蜡纸上时,打出的汉字才是正的。每个铅字为立体长方型,高约二厘米,长宽约2-3毫米,汉字就被铸在长宽形成的平面上。铅字被放在铅字盘的小格子里,字体朝上。铅字盘分为三个区:中间一个区为常用字区,二边为非常用字区。出厂时,铅字盘中的铅字都是按汉字的偏旁部首依次排列的。工作使用时,一般都需要根据本行业和当前社会和国家常用词汇重新排列,起马要对常用区重新排列,这样才有助于记忆,提高打字速度。铅字盘中的字大约有两千多个,还有一些生冷汉字是放在两个备用的木盒里,偶尔使用时,现用现找,放在铅字盘中使用,用完后一般还会被再重新放回到备用盒里。

  第三部份,机头。滚筒前面连接部分为机头。机头又分为打字手柄、打字锤、划线砂轮。打字员用右手的姆指、食指和中指握住打字手柄,食指放在手柄上方,就象电影里看到的发报员手握发报键一模一样。打字手柄前下方是打字锤,中心是一个方形孔,正对着铅字盘中的铅字。与打字锤正对的铅字盘的下面还有一个连动的小金属钩,它属于打字锤的一部分。打字时,当对准要打的字,将打字手柄向下按去,打字锤会同时向下移动,下方的那个金属钩则会同时抬起,向上插入到铅字盘的格子里,将铅字顶出格子,正好放在打字锤中。打字员继续用力向下迅速地按打字手柄,带着被选中的汉字,打字锤会被迅速抬起,通过重力,敲击在滚筒上事先已放好的蜡纸上,完成一个汉字的打字。划线砂轮是用来制表格的,在机头靠近滚筒的位置上方。划线时,打字员左手握滚筒转轮,右手将这个砂轮按到滚筒上准备划线的位置。划横线一般自左至右,右手按着砂轮,左手接着滚筒向左拉。划纵线一般自上而下,右手按着砂轮,左手将滚筒向后转动。表格形成后,再将汉字打在表格中。

  就这样一台老式中文打字机陪伴我度过了在煤矿工作的14个春秋,直到本世纪初,因企业改制和城市社区改革,我选择来到社区工作。因社区工作需要,我经常会做一些社区统计表,或给镇政府报送一些资料,只因如此,我自费到县城里的一家叫南宁电脑培训中心学习电脑操作,那时才第一次见到电脑这么“神奇”东西,也使我第一次结识了什么是“五笔”输入法、拼音输入法、搜狗输入法、智能输入法等。相比现在的电脑打字,老式打字机的打字速度太慢了,而且全凭打字员对铅字盘中汉字的位置记忆来决定。现在用上电脑打字,不仅打字速度快,而且打字准确度高,大段的文字可随时调整修改,既方便又快捷,只需选好输入法,敲击键盘、点击鼠标,一个表格、一份文稿就会迅速搞定。用电脑打字,我不仅能完成领导交办的工作,还学会了电脑办公、网上交易、QQ聊天,通过电脑查阅资料、发送文件,电脑打字真比老式中文打字机打字进步了许多,在现代化办公时代,电脑的作用不可忽视,功不可没。但我也忘不了当年与那台中文老式打字机结下的那情那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